江桥暮迟

冷cp爱好者,吃杂粮,吃狐妖/黑篮/魔道/全职/网王/进巨相关。薛洋世界第一可爱,不接受反驳。

一个非常智障的段子

突发奇想,整理表情包时突如其来的脑洞

“你咋不上天……”

“什么?你让我上黄少天?”

“你咋不下水……”

“什么?你让我吓江副队?”

“你咋……算了,当我什么都没说”

“? ?”

【伞修】不知归期的故人

   可能会ooc,本来想写篇虐文,但是写着写着就甜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̄ ̄ ̄ ̄ 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倾慕山与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美不过我半生无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̄ ̄ ̄ ̄ ̄
南山公墓里,一个叼着烟的少年正静坐在一块墓碑前,嘴一张一合的,也不知在说什么。微红的下垂眼正盯着一处无人的地方一动不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̄ ̄ ̄ ̄ ̄
“沐秋啊,为什么当初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”

“我们的战绩你还没追平,快回来打败哥啊”

“你不是要把沐橙送去上学吗?你现在又去了哪里”

“你那么穷,给不起违约金,为什么要违约呢”

“少年你不要太猖狂,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。苏沐秋你个大骗子,你不是是人生很长的吗,为什么你的只有短短的十八年”

说着叶修的眼眶就不自觉地红了,眼角泛起点点泪光,用力咬着唇,强忍着自己不要哭出来

“就算真的有那么长,可那么长的人生里,再也没有你了”

叶修开始呜咽,他紧闭着眼睛,用牙咬着自己的手指,极力制止哭声和颤抖的身体。

“叶修?”

叶修猛地张开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。这是…苏沐秋!!

“你在这干嘛呢?你这是在…哭?”苏沐秋,一脸好笑的看着叶修,用手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泪水

“苏沐秋?”脸上真实的触感告诉他,这并不是幻觉。

“恩,这才几年不见,不认得我了?”说着便张开双臂,把叶修搂进怀里。

失而复得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妙,只是,从他身上传来的,却是一股微冷的触感。

“你…你到底是人还是鬼”虽然叶修有点害怕,但还是把头紧紧埋在苏沐秋的胸口。

“我啊,说是人又不是人,说是鬼又算不上鬼,你觉得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呗。”苏沐秋一手抱着叶修一手揉着叶修的头发。他的声音很轻,夹杂着一股伤悲。

“你不是…不是已经…”

“是啊,我已经死了,但是因为某人太想我了,我又回来陪他了啊。”苏沐秋看着难得紧张的叶修,一脸调笑道

“我现在可是没地方去了,叶修大大要不要包养我啊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 ̄ ̄ ̄ ̄ ̄
兴欣训练室里,众人惊愕地看着苏沐秋。良久,包子开口“苏女神,原来你男装这么好看啊”

“我好像听到你们在背后讨论我了,哥…哥哥!?”苏沐橙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。

只见一向温柔冷静的苏沐橙跌跌撞撞地冲向苏沐秋,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下扑进苏沐秋的怀里。

“苏女神的哥哥?”

“苏沐秋?”魏琛仔仔细细地看了半天,才有些颤抖地说出了这个名字

“老魏,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”苏沐秋用手揉着苏沐橙的头发。

“能让老夫基本没有吟唱咒术机会的人可没几个啊”魏琛无奈地说道

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 ̄ ̄ ̄ ̄ ̄
突然卡住了,超无奈,感觉写不下去了,看起来伞修就是普通的友谊啊,要崩溃的节奏。

以后有灵感了再改一下吧,就这样了

【伞修】秋酿

*ooc 


那年他才十八

你也正值美好年华

每当谈及青梅竹马

人们总说他俩


“我们分手吧”叶修深吸一口气,小声地说出这句话

“为什么”苏沐秋脸上的笑容僵住了

“对不起,我们不合适”叶修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比较冷静,可微微发抖的手已经出卖了他


苏沐秋魂不守舍地在马路上走,身旁的绿灯闪现出点点光亮

就在此时,一辆白色雪佛兰自南向北急驰而过

伴随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,苏沐秋重重的倒在地上

这一刻,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


叶修猛地睁开眼,看着身旁紧紧抱着自己的苏沐秋,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,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

苏沐秋是被怀里的动静弄醒的,他缓缓睁开眼睛,一双微红的眼睛映入眼帘。

“又做噩梦了?”

叶修微微点头,用手搂上苏沐秋的脖子,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

两唇相接,苏沐秋把人按向自己,用灵活的舌勾勒着对方的唇形,轻轻撬开对方的唇,勾住舌尖逗弄,无法咽下的液体顺着嘴角慢慢流下。

“呃……嗯啊”

苏沐秋的手爬上社会主义康庄大道,身体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高举社会主义旗帜不动摇,带他共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


哈哈哈是不是很懵逼
突然刹车
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
然而又不会开车很无奈啊

【宋薛】冷战

*渣文笔,短小段子体

“薛洋和宋岚最近不太对劲”

晓星尘若有所思地说出这句话

“咳咳咳”

阿箐一脸不以为然的说

“他们俩一直都这样啊。”

“他们两个平时虽然不对头,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。他们两个很久没说过话了”

“说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,他们两个不会吵架了吧”

是的,薛洋和宋岚已经冷战一个礼拜了

众所周知,薛洋嗜糖如命,但又厌恶刷牙

最近,宋岚有事外出,薛洋便把藏着的糖都吃了

好景不长,薛洋长了蛀牙,牙疼得要命,脸肿得一边大一边小

宋岚回来看到薛洋这副样子自然不会高兴

便带薛洋去看了牙医顺便没收了他的私房钱

薛洋一气之下跟宋岚大闹了一场

然后他们两个自然就冷战了

不过最近他们貌似和好了

宋先生表示:老婆闹别扭?草一顿就好了。

关于事后宋岚怎么哄自家媳妇的呢,佛说不可说